神农架领先的旅游网络服务商   移动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我的订单 | 关于我们  | 吾游QQ群:22518457
吾游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旅游资讯
红色记忆
已有32760次浏览   2017-09-22


  小小黄安,人人好汉,铜锣一响,四十八万,男将打仗,女将送饭。这是在红安广泛流传的革命歌谣,更是被镌刻在了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革命烈士纪念碑上。

  大别山,红色的山,英雄的山,为了中国革命的胜利,14万红安儿女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其中登记在册有名有姓的仅有22552名。他们牺牲时的平均年龄为23岁,正值青春年少,就如大别山五月盛开的杜鹃花。

  就是这样一首歌谣,一组数据,让我的心潮久久不能平静。

  红安,以前叫黄安,位于湖北省的东北部,大别山南麓,东接皖西,西趋武汉黄陂,北出豫南。1952年,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为表彰黄安人民革命斗争业绩,将黄安褒奖为红安。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曾诞生了两位国家主席——董必武、李先念;走出了三支红色主力部队——红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八军;更是孕育了200多位人民军队的高级将领。

  五月,湖北省作协组织“荆楚作家走乡村——鄂豫皖革命老区行”采风创作活动,我们一行第一站便来到了红安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纪念园。步入纪念园,一座耸入云天的革命纪念碑首先映入眼帘。我们站在烈士纪念碑前,向牺牲的革命烈士敬献花圈并默哀致敬。纪念碑高27.11米,是为了纪念1927年11月的黄麻起义而建的,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尤显得雄伟壮观。碑的两侧是两尊巨大的青铜像,左边是武装农民身背大刀,高举铜锣;右边是红军战士高擎钢枪,奋勇向前,象征着根椐地军民同心,坚持武装斗争。碑座前方镶嵌着党徽的五角星,象征着苏区人民永远拥护着共产党。碑座两侧是题词和浮雕。碑座后侧雕刻着红安人人皆知的那首革命歌谣。

  “男将打仗,女将送饭”,这是怎样的一幅波澜壮阔的场景。

  一组高达10米、宽21米的巨型浮雕“大别雄风”仿佛带我走入了当年那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的革命年代与峥嵘岁月。

  年11月13日漆黑的夜幕下,黄麻两县农民自卫军义勇队和武装群众举着火把,从四面八方向黄安县城聚拢,晚十时,趁着夜色的掩护,总攻开始了。一声令下,枪炮齐响,顿时火光冲天,喊杀声响成一片,不费吹灰之力,便一举攻克黄安城,把革命的红旗第一次插上了古老的黄安城头。黄麻起义是继南昌起义和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后,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又一次着名的武装起义。在经历了南昌起义、秋收起义的失败后,中国共产党认识到,必须放弃攻打大城市,走中国自己的革命道路,更意识到掌握武装对于中国革命的重要性。中国革命采取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道路,还提出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把武装斗争、土地革命和根据地建设三者结合起来的“工农武装割据”思想。黄麻起义胜利后,鄂豫边区第一个工农民主政权——黄安县农民政府成立;鄂豫边区第一支革命军队——中国工农革命军鄂东军建立,它是红四方面军最初的来源和建军的起点。据有关专家考证,这也是中国军队历史上首次出现“红军”一词。你看,那镌刻在黄安县农民政府成立大会欢庆的历史场面照片旁边的一段话:过去,我们种田佬,每年除了完粮饷送钱给大老爷,或者是被土劣、贪官、污吏抓着打屁股、关牢和砍脑壳以外,再也不敢进大老爷的衙门。但是,今日,我们种田佬、担粪的,自己组织政府,自己做起委员来了。这点证明(我们)革命力量的强大,证明现在是劳农世界、无产阶级的世界了!欢庆的锣鼓、嘹亮的歌声好似就在我的耳边回响。是啊,别看他们穿的是农装,拿的是土货,可就是这些土人土货却收拾掉了那些广人广货!也正是这些心怀远大志向不仅要打下黄安县,还要打遍大别山,打遍全中国,打出他们的大路,打出他们江山的工人、农民武装起来的革命队伍,最终翻身当主人,建立了新中国。星星之火可以燎原。1929年秋,鄂豫边和鄂东南根据地军民接连粉碎国民党军队三次“会剿”。此后,鄂豫边、豫东南和皖西三块根据地逐步统一形成鄂豫皖革命根据地。鄂豫皖边区广大人民在党和苏维埃政府领导下,开展土地革命和各项建设,积极支援红军作战。到1932年6月,鄂豫皖苏区已拥有6座县城、26个县苏维埃政权、350万人口和45000余人的主力红军、20万人以上的地方武装,控制面积达4万余平方公里,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也成为中国共产党在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创建的一支坚强的人民武装力量,是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之一,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更是继井岗山根据地后全国第二大革命根据地。

  以前只知道红安是一座全国闻名的将军县,是革命老区,在真正走近红安这片红色的土地后,我才真正知道了这片土地的神圣。

  “黄麻惊雷、商南烽火、皖西烈焰、赤区新貌、鏊兵大别、浴血孤旅”,那一幅幅历史照片,一段段革命故事,让我一路仿若穿行于枪林弹雨中,不管战争形势如何恶劣,红安人民始终前仆后继在铜锣声的召唤下,男将手持刀枪、浴血拼搏,女将提篮挑担,奋勇支前。就像麻城乘马会馆女馆长唱起的那首《送郎当红军》的革命歌谣:

早起开柴门,红日往上升,今日送郎投红军(啦),小妹喜在心(哪),小妹喜在心。
我们苏区人,个个要觉醒,参加红军杀敌人(啦),革命要诚心(哪),革命要诚心。 
我郎志气高,精力正盛旺,投身革命跟着党(啦),实是好儿郎(哪),实是好儿郎。
郎去投红军,意志要坚定,艰难困苦莫灰心(啦),勇敢向前进(哪),勇敢向前进。
冲锋要在前,杀敌心要狠,颗颗子弹冲敌身(啦),小妹最高兴(哪),小妹最高兴。
开会多讨论,主义要认清,积极发言多批评(啦),革命好精神(哪),革命好精神。
军令重如山,纪律要守严,用心学习勤操练(啦),当好战斗员(哪),当好战斗员。
对待同志们,要像一娘生,部队是革命大家庭(啦),彼此要相亲(哪),彼此要相亲。
公婆年纪迈,组织有安排,家中事务我担当(啦),不要挂心怀(哪),不要挂心怀。
话儿说不完,郎快把路赶,革命成功转回还(啦),夫妻再团圆(哪),夫妻再团圆。

  这首歌谣就是“小小黄安,人人好汉,铜锣一响,四十八万,男将打仗,女将送饭”的最好诠释。

  “八月桂花遍地开,鲜红的旗帜竖呀竖起来……一杆红旗飘在空中,红军队伍要扩充,保卫工农新政权,带领群众闹革命,红色战士最光荣。”就如从此地传遍全中国的《八月桂花遍地开》歌里所唱,人人拿起刀枪闹革命,涌现出了革命家庭、夫妻烈士、父子人杰一大批要革命,不要钱,不要家,不要命的英雄儿女。他们在革命工作中一心只图贡献,不图名,不图利,正是有了他们这种“一要三不要”,“一图两不图”的红安革命精神与对革命必胜的信仰,靠着“三条半”步枪,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大革命和土地革命时期,王树声一家在王树声及其堂兄王幼安的影响和带动下,全家参加革命,其中17人先后牺牲,房屋被敌人火烧三次,片瓦无存。在当年参加革命的兄弟姊妹中,王树声是唯一的幸存者。他身经百战,多次负伤,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徐海东和他的一家,在徐海东的影响和带动下,徐氏家族67人参加革命。他也是这个家族的唯一幸存者,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还有吴焕先一家,他的父亲、大哥、二哥、大嫂、弟弟先后被杀害,母亲和妻子被活活饿死。而他并没有因此畏惧退缩。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直至他最后也为国捐躯。夫妻烈士王鉴夏国仪,他们一个是黄安农民运动的先驱,一个是黄安妇女运动的先驱;一个累倒在革命工作岗位上,一个被残酷的敌人把手脚钉在门板上,折磨致死。詹必元、詹学道父子,父亲詹必元以行医为掩护,深入敌人内部为红军搜集情报,时时身处险境;儿子詹学道在战斗中身中9弹,壮烈牺牲。詹必元擦干眼泪继续深入虎穴搜集情报,身份暴露后遭敌人严刑拷打,仍宁死不屈直到英勇就义。兄妹烈士程启宗、程启波、程启东、程训宣,在大哥程启宗的带领下纷纷参加革命,并先后牺牲。年仅22岁的程训宣受尽敌人酷刑,至死也不出卖自己的丈夫——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

  还有很多很多……

  万英雄儿女的故事岂是三两句能说清的!

  纪念馆出口处一丛丛盛放的杜鹃花浮雕,铺满了整面墙壁。望着这些被历史定格的傲然怒放的杜鹃花,眼前再次浮现出了那些为革命胜利而牺牲的正值青春年少的大别山儿女们,他们的音容笑貌也正如那盛放的朵朵杜鹃花……在英烈墙前,陪同我们的当地领导说,红安的每一寸土地都浸染着烈士的鲜血,红安的“红”字更是用烈士的鲜血染红的。的确如此,在一踏入红安地界时,我就看见了公路两旁那褐红色的土地。

  走出纪念园,我依旧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静。那些有名有姓的英雄儿女的事迹,已深深震撼了我,那牺牲的12万无名英雄儿女更是让我如鲠在喉。在和平年代的我们,享受着革命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为我们换来的幸福生活,我们要拿什么来回报你呢?

扫描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