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领先的旅游网络服务商   手机版网站
登录 | 注册 | 我的订单 | 关于我们  | 吾游QQ群:22518457
吾游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文地理
深谷厮守,相濡以沫——一对神农架80岁老人平凡又动人的爱情故事
已有118582次浏览   2018-08-07

  神农架的美,在于千变万化、云谲波诡,深秋的神农架最具神韵,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云海仙境宛若隔世。

  我们今天去的村落,也是第二集中的百岁老人住的村落,这个村落是目前神农架林区极少的保存完整的村落,也是著名的神农架长寿村。 迎着晚霞,披着余晖,小村落已经淹没在这深不见底又辽远莫测的峡谷中,从上面看,谁也不知道,峡谷有多深,峡谷延伸到哪里。

  晴天的时候,爬升四五百米俯瞰,能看到星星点点的几户人家,而大部分房屋,都隐藏在密林深处,不下到谷底,是看不到的。

  慢慢地沿着碎石和滑坡的土路往谷底驶着,沿途看到一处房屋,这是做什么用的知道吗?烤烟叶的,旧称烟叶楼,从这个角度望,高过擎天的峰峦,这里烤出来的烟叶,是许多老山民的最爱,我曾试着抽过一支,过一会就像醉酒一样,真的,土烟叶劲特别大,他们说,很多人都醉烟。

  神农架路边的花很多,也很美,红黄蓝紫都有,在山间兀自开放着,美得特别纯净,招惹着飞过的蜂蝶,留恋着路过的人儿。

  碰到两只羊,从长长的羊角我能判断出是山羊,没有人跟着,它们自己悠闲地吃草,晚上会在林子里休息,差不多一个周,主人会来看一次,很少会丢,除非遇到野猪捣乱。

  在谷底住了几天后,今天决定去拜访我们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对80多高龄的老夫妻,而实际上,在这里,80岁是算不上高龄的。 村里没有大路,这样的路算比较正常的,这对老夫妻住的地方在谷底的谷底,与别的人户不在一起,村里的大部分人户,都是分散的,70来户的村子,起码分布了方圆10公里。 夜晚的时候,有时候你以为是一颗星星挂在斜斜的天空,其实那是一户人家的灯火。

  路过一条溪流,上面是一座历经风雨洗礼的木头桥,表面上看已经残垣断壁,实际上,村里人还一直在用,走上去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这个季节溪流不大,肯定是不走桥,踩着石头过去了。

  远远望去,这一处孤独的房屋就是两位老人的家,山里人本来就是与世隔绝,这一处房屋,应该算是与世隔绝中的远离世间烟火吧。

  二位老人的家与外界是无路可通的,要想去,只能穿越这条溪流,踩着石头慢慢过去,今年雨水少,还可以通过,记得后来一次去探望他们的时候,溪流特别大,石头全部被漫过,根本无法通过了,我们不得已又折回。

  这是他们的猪栏,去的时候还没抓猪仔进栏,只有土鸡了,实际上,这个猪栏对土鸡是没用的,他们一下子就飞出去了,只是下蛋的时候,会回到栏里。

  老人家的房屋,是没有院子的,也不需要院子,大的一间用来住人、放物件,旁边的棚子,是厨房。门前一条小溪缓缓流过,这小溪水是从高山流淌下来的,春夏秋都不断,冬季就成了冰。 看门的老黄狗在门前悠闲地打盹,它不知道,来了生人了。

  进到堂屋,迎面而来的是梁上的腊肉,这是过年时熏制的,山里人不像城里人,很少能有鲜肉可吃,年轻人也很少出山去镇上,何况两位老人,所以,腊肉就成了必然。 夏季的腊肉很容易发霉,外人看来肯定是不能吃了,但是山里人不一样,把发霉的腊肉用火烧,烧了再仔细洗几遍,这样,表面的一层就完全去掉了,里面都是好的。 土墙上,除了几张年久的旧画和只有上联的对联,其他都空空的,再看地上,散落地堆积着苞谷,这是口粮和猪粮。

  角落里放着一台老石磨和簸箕,这是用来磨苞谷面、大豆面的,苞谷面可以用来做饼子,大豆面可以用来做懒豆腐。

  两位老人的卧室,昏暗如夜,床上堆着一堆盒子袋子,这些是晚辈和政府逢年过节送的礼品,他们从来不会把盒子扔掉,里面放满了衣服、生活用品等。

  走进他们的厨房,你能立刻体会到什么叫家徒四壁,山里是非常冷的,好在山里人吃饭很早,天不黑就吃了饭睡觉了,你根本无法想象,漫长的几十年,他们的日子是如何度过的,没有手机、没有电视,只有白天的终日劳作和夜晚静的吓人的无边漆黑,所以山里人都喜欢喝酒,每天都喝,大概喝了睡觉比较香吧。 这个厨房,冬天的时候,大雪纷飞,真的无法想象奶奶是如何用的,奶奶的关节炎,一到天冷就发作,想想都心疼。

  奶奶在做晚饭,晚饭也很简单,土豆、西红柿、小葱,全是自家种的,奶奶的身后,就是高高的灶台。

  讲讲他们的爱情吧,爷爷和奶奶是舅表兄妹,奶奶大爷爷三岁,奶奶命很苦,年轻的时候嫁了两家,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未生育,都被婆家赶回来了,那时候爷爷还年轻,也是村里的一个干部,还去过房县县城,爷爷喜欢奶奶,就跟奶奶在一起了,不在乎奶奶不能生育,不在乎奶奶的身份历史,要知道,这可是六十年前,还是非常守旧的深山,顶的压力有多大根本想象不到。 所以,我要写他们的爱情。

  爷爷很爱奶奶,但是爷爷话很少,为了奶奶,爷爷后来就没出过山,怕奶奶孤独,因为奶奶的心灵已经很脆弱了。 就这样,每日劳作,守着山、守着水、守着白云蓝天、守着白天黑夜、守着春夏秋冬、守着风霜雪雨、守着流年似水…… 这一守,守了60年。 没有甜美的语言,没有浪漫的爱情,有的只是日出日落的男耕女织、默默无语的长相厮守、烟熏火燎的柴米油盐、冬去秋来的不离不弃…… 这,应该算是平凡而伟大的爱情吧。

  我很感动他们的故事,也很担心他们的身体,所以,那段时间,只有一有空,我就会去帮他们挖洋芋,老人家年事高了,干活很慢,一亩地的洋芋,前前后后要挖上大半个月,我的加入,就轻松多了。

  爷爷年轻时能背一百五六十斤走几个小时,现在不行了,五六十斤都有点喘了,我不让爷爷背了,每天挖好的洋芋,都帮他们背回家,有时候出去了或者没时间,就去跟老人说一声,挖好的不要背,放在那里等我回来背,老人很听话,总会等我过去背,山里不会有人去偷,放几天再去背,都还是好好的。

  还有一点,我很怕老人家背东西会出危险,因为路太难走了,前面讲过要穿过溪流才能回到老人的家,老人毕竟80多了,骨头经不起摔跤了。

  刚开始老人过意不去,说不相识为啥老是帮忙,我说,我觉得跟你们亲,就像我自己的爷爷奶奶,老人嘿嘿一笑,也就默认了。 人老了,哪有那么多怀疑和想法,是很容易相信人的。 有时候,老人会把自家种的菜给我们,说也没啥感谢的,我也不客气,就收一些,不然老人心里会过意不去。

  有一次记得特别深刻,我去探望他们,给他们带了些水果和从镇上买的吃的,临走时,二位老人非要把家里仅有的几个土鸡蛋让我带走,我推辞半天,已经看到奶奶脸上的哀叹和爷爷脸上的急躁,我怕他们以为我看不起他们,就收下了,这鸡蛋,真的特别好吃,也特别暖心。

  这就是我今天要讲的神农架爷爷奶奶的爱情,没有轰轰烈烈、没有风花雪月、没有旷世绝恋、没有海枯石烂,有的,仅仅是平平淡淡的爱情和相知相守,仅仅是生活中的一日三餐和春去秋来的相依相偎。 或许,他们羞于说爱情,他们不懂爱情。 我想说,这,应该就是伟大的爱情吧。

扫描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