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领先的旅游网络服务商   手机版网站
登录 | 注册 | 我的订单 | 关于我们  | 吾游QQ群:22518457
吾游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旅游资讯
神农架野人之谜
已有5205次浏览   2018-09-12
  神农架大九湖湿地
 
  神农谷
 
  金丝猴
 
  金猴溪李丛娇 摄
 
  原始森林里的冷杉
 
  神农架,一个古老神秘的地方,提起它,自然而然就想到扑朔离迷的“野人”之谜;想起它,就想到那犹如群鸽翩翩的鸽子树,那如精灵般在林间嬉戏耍闹的金丝猴,还有那些美丽动人的传说。
 
  拜祭神农炎帝
 
  汽车在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上爬行,神农架巍峨的群山在车窗外掠过,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劈出山的雄伟,绿涛又点缀着山的秀美温柔。难以想象,千百万年前,这里曾是一片古海,在无数次造山运动之后,凤凰涅槃般地突兀成峰,上演着真实版的沧海变桑田,这让人不得不感慨时间的强大无敌。
 
  车行路上还不时看见背着背篓的老乡在山坡上、草丛中挖草药。神农架自古就有丰富的中草药资源,相传中华民族的始祖神农氏曾在此搭架采药、疗民疾矢,神农架也因此得名。木鱼镇的神农坛就是为了纪念神农、缅怀先祖而修建,每逢神农架举办大型活动,祭祀神农是必不可少的重要内容。
 
  神农坛依山而建,高处的山脊线呈弧形向两边展开,高达25米的神农雕像屹立其间。神农头像也十分特别,两只夸张的长长的牛角从头部伸出,这大概是根据古书记载的神农氏“牛首人身”而设计,而神农氏双目微闭,似思似眠,更是增添了几分肃穆的气氛。
 
  5月16日,天空飘着雨,神农坛云雾缭绕,神农架林区建区40周年祭炎帝神农氏典礼在缓慢凝重的击鼓鸣钟声中开始。燃烛、上香、献爵,祭祀主持人依次端起三碗酒,敬天、敬地、敬神农;在三面大祭旗的引导下,26名身穿古装的青年男女,毕恭毕敬地将猪、牛、羊三牲和稻黍麦豆麻五谷敬献于九鼎八簋之上……
 
  一日尽收四季美景
 
  游览神农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那天,天空有点阴霾,天公不作美,但也让我们有了别样的感受,也对神农架“山脚盛夏山顶春,山麓艳秋山顶冰;赤橙黄绿看不够,春夏秋冬最难分”的气候有了亲身体会。
 
  山路十八弯,窗外的风景也跟着变幻。我们看到明媚的阳光洒在山坡上,虽然已是5月,但那里的树木却有着秋一般的颜色,绿的、黄的、红的相间,如刚上色彩的油画,鲜艳欲滴。路的两旁不时闪过几枝高山杜鹃,风雨后粉红的花瓣飘落一地,枝头上的花朵也还在顽强地怒放着。
 
  我们看到薄雾轻轻地飘在半山腰,群山犹抱琵琶半遮面,那些原本绚丽的色彩若隐若现,煞是迷人。同行的摄友们大呼停车,想要把这美景收入镜头,无奈山路弯曲窄小,司机考虑安全问题狠心离去,留下一片遗憾的叹息。
 
  我们还一头冲进仿佛化不开的浓雾里,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山路七拐八拐,路旁是万丈深渊,我坐在司机身后的座位,目测能见度不超过3米,几度紧张得紧紧握住座椅扶手,担心车子往那浓雾里开去便会自由落体。在这样的浓雾里穿行几次后,我也对司机高超的驾技放心了,开始享受这云里雾里的惊险刺激,开始想起罗大佑《童年》里的那句歌词,“山那边有没有住着神仙”。有没有神仙不得而知,但导游小庞告诉我们,为了保护生态,神农架林区近年来一直开展生态移民行动,但深山里仍然住着少许居民,他们自种玉米和蔬菜,一年杀几头猪制成腊肉食用,一年也就下山一两次,买点盐和其他生活必需品。这日子看起来有点清苦,但貌似又和现代都市人向往的隐士生活有点相似。
 
  我们在细雨中走进原始森林,那里有笔直挺拔的冷杉,那里有相互缠绕的藤本植物,地上还铺满了各种不知名的植物。来到板壁岩,我们一下子回到了冬天,风呼呼刮得人瑟瑟发抖。板壁岩是一片石林,草甸上怪石嶙峋、千姿百态,在寒风中,我们倒是保持了很高的兴致,纷纷发表意见,讨论那些石头到底像什么。一块被称为神龟的大石头,在我看来,无论如何都更像一只可爱的兔子。板壁岩附近,冷杉、杜鹃和箭竹相伴相生,如果不是导游解说,孤陋寡闻的我还以为那一片片箭竹是枯草。传说中,冷杉和杜鹃是一对相恋的青年男女,为了逃避财主的迫害逃到这片箭竹里,正当被追兵赶上之时,遇见神农氏采药归来,便将坏人变成了那些怪石,把箭竹变成了他俩的守卫。
 
  当我们开始浏览金猴瀑布和小龙潭时,天空已经完全放晴了。虽然看过图片,但在小龙潭看到金丝猴时,我还是被惊艳到了。这些有着蓝色脸庞、金黄毛发的小家伙在笼子里悠哉乐哉地啃苹果,面对游客的照相机,十足的明星范。可惜,这些本属于山林的精灵被关在笼子里,总是让人心里不是滋味。导游小庞告诉我们,以前游客到神农架来,运气好的话可以看到成群野放的金丝猴,但自从禽流感爆发后,为了保护金丝猴,林区采取了隔离措施,所以现在只能看到圈养的金丝猴了。
 
  神秘野人传说
 
  野人被称做当今世界四大迷之一。在中国,神农架是野人传说流传最广,目击人数最多的集中地区。清代的《兴山县志》、《房县县志》都对神农架野人留有记载,中科院曾在神农架组织过两次大规模的野考活动,找到“野人”的毛发、粪便、足印和竹窝等,近年来游客、山民目击到野人的事例也不少,但野人的真面目至今没有展现在人们面前。
 
  神农架林区新闻办主任罗永斌告诉我们,在2003年6月29日,他坐车从木鱼镇前往松柏镇途经天门垭的时候,亲眼目击了野人的出没。当时他看见路中央有个浑身长满灰白毛发的人,身高约2米,车上的6人中有4个人当时都看见了这个奇怪的人。“野人”发现他们后迅速朝公路旁的山坡跑去,待他们停车后早已没了踪影。当时公路是新修的,路旁铺了一些碎沙石,沙石上能明显地看到大脚印,并且是用力蹬跑的痕迹,罗永斌说他当时目测脚步的跨度至少在一米五以上。而再往下去,山坡上的荆棘和杂树丛都有被踩抓过的痕迹。
 
  罗永斌说得绘声绘色,我们一车人将信将疑。当天山上刚好大雾,传闻野人经常是在雾天出没,车上许多人都紧盯窗外,希望能与野人来一场邂逅。导游小庞开玩笑,说如果大家目击了野人,那就要变换角色了,由采访者变成被访者了。
 
  一直到离开神农架,我们与野人不期而遇的愿望也没实现,来神农架游玩的大多数游客也跟我们一样,带着些许遗憾离开,不过这大概也是神农架的诱人魅力之一,就像让所有人在享受美景的同时期待一场艳遇,神农架总是让人意犹未尽。
扫描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