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领先的旅游网络服务商   手机版网站
登录 | 注册 | 我的订单 | 关于我们  | 吾游QQ群:22518457
吾游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旅游资讯
历史谜团:野人又现神农架
已有4560次浏览   2018-10-10

  2003年10月,国内一些媒体报道了湖北神农架发现了野人的消息,流传多年的野人之谜,再次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野人传说自古有之。世界上关于“野人”的传说很多,例如在北美洲西部传说有一种叫做“沙斯夸支”的,意思为“大脚野人”或者“大脚怪”;在我国的喜马拉雅山地区和帕米尔高原传说有一种叫做“叶蒂怪”的,意思为“雪人”;在俄罗斯的高加索和蒙古带也有一种叫做“阿尔玛斯人”、“克什吉克人”等的“野人”。

  无论传说中的那种“野人”,都是用双脚行走,身上长着淡棕色或淡灰色的长毛,长胳膊短腿,宽面缺额,身高、体形均与人相似等。在我国,关于“野人”的传说,已有2000~3000年的历史,在许多古籍中都有丰富而生动的记载,如“罴”、“山鬼”、“毛人”、“巨人”等。

  近10~30年来,在我国一些高山原始林区,此类传闻更是愈演愈烈,不时传来有“野人”活动的消息。由于世人对于“野人”确实有很强的好奇心,这种大众喜闻乐道的题材又很富于“新闻性”,能吸引人们的兴趣,而且往往带上“科学”的面纱,所以新闻媒体也乐于宣传报道,经常使人难辨真假。

  目前有关野人的证据不足。世界上有不少人曾前往深山密林中去探索“野人”的踪迹,但至今也没有获得任何确实的证据,认为有“野人”存在的根据最广泛的是所谓有人亲眼看到,另外就是一些毛发、脚印和粪便等。

  1985年2~3月间,深圳某报和海外的几家报纸都报道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湖南捕获了一个活的雄性“野人”,世人瞩目的“野人”之谜揭开在即,而且这件“震惊世界”的事件是中国“野人”考察研究会透露的。报道说:这只雄性“野人是1984年10月在湖南省新宁县水头乡平栗山村由30多位农民捕获的当时,它正在对一个穿着红花罩衣的姑娘进行挑逗,所以被人们当“长毛鬼” 捕获。这只“野人”在湖南土话中被称为“毛公”,它正像过去人们描述的“野人”那样,头脸与人酷似,身高165厘米,体重20多千克。全身长着细软的、放射状的棕褐色毛发和大胡须,长度近10厘米,上肢和腹部略呈灰白色,有一条5厘米长的尾巴,整个身体不像猩猩,也不像猴子。在灰色额头下面,长着一双酷似人的眼睛,黄眼珠,双眼皮,有眼角,嘴平有人中,能发出像老年人一样的声音。鼻子上有苔状斑痕。牙齿、舌头都像人。特别是藏在毛发中的那对约四厘米长的耳朵,几乎与人的耳朵一样。它的双脚比湖北神农架发现的“野人”脚印略小、略窄。上肢很像人手,长着棕色指甲,而且很灵巧,可以拾起丢在稻草中的葵花籽吃,会用勺饮水喝。这只“毛公”还能喜能怒,喜欢吃鸡蛋、牛奶,也喜欢吃甜食,如甘蔗、苹果和梨等。吃东西很利索,吃甘蔗先用嘴剥尽皮,再吃芯,然后吸汁吐渣;吃鸡蛋不吃蛋清,而是剥开蛋壳,去掉蛋清,再吃蛋黄;吃糖果要先剥去纸,要是有一点纸在糖果上,也要吐出除净再吃。“毛公”很喜欢人多热闹,通人性,喜欢挑逗穿花衣长发的妇女。现在这只“毛公”正住在武汉一所有暖气的水上宫殿里。中国“野人”考察研究会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已着手邀请全国著名灵长类、古人类、动物、生物各方面专家教授聚集武汉鉴定研究,不久将揭开我国湖南相传的“毛公”这一千年之谜的谜底,为祖国科学事业的新发展写下新的一页。

  但是,后来的鉴定结果却使人啼笑皆非:这只在湖南被称为“毛公”的“野人”,其实就是一只藏酋猴。事实上,很多宣传有“野人”存在的人,不仅使用的是一些充满了似是而非的、伪科学的论点和论据,而且公然塞进了许多宣扬迷信的东西。为了蒙蔽不明真相的人,他们还打着“科学”的幌子,编造一些引人入胜的情节,甚至人为地制造出来许多关于“野人”的所谓“证据”。例如在神农架海拔2400米处曾经发现过48厘米长的“野人脚印”,还做成了石膏模型,这比北美洲发现的“大脚怪”的42厘米长的脚印还要大一些,而“大脚怪”的脚印已经有人承认是伪造出来的恶作剧。

  著名的喜马拉雅山“雪人”,也被证明是不存在的,因为“雪人”的证据同样不足取信于人。比如关于“雪人”脚印的解释是由于雪融的原因可以使雪猴(即喜马拉雅叶猴)或雪熊(即棕熊)的脚印变形,并且变大。此外,那个被喜马拉雅山某寺院的喇嘛所珍藏的一个作为“雪人”的惟一实证的一块头皮,后来被证明不过是一块马熊的皮。

  要用科学的态度对待传闻。一些专家和学者认为,世界上所有的动物都是千百万年来漫长进化史的产物,人类也不例外。如果真有“野人”的话,当然也是如此。既然都是进化的产物,就必然有根源,有祖先、有遗迹,也必然与其他生物有着各种联系,绝不可能完全孤立于生态系统之外。根据最基本的生物学原理,任何一个能够在自然界繁衍生存的物种,必须拥有一定的种群数量,达不到一个最低基数的种群,或者虽然能达到这个最低的基数,但过于孤立分散而不能相互接触,这个物种就必然要灭绝。

  而且至今没有人目击过所谓“雪人”或“野人”的种群或家族,没有见到过哺乳幼仔的雌性,也没有发现过他们的“巢穴”。基于上述的原因,很多有造诣、有影响、有卓见的动物学家、古生物学家、古人类学家等,都对“野人发表了看法,认为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野人”。也有人认为世界上是否有“野人”现在既否定不了,也肯定不了,这是一个有待揭开的科学之谜,对它们进行考察和研究也是必要的,但考察和研究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要标新立异,企图一鸣惊人,而只是从科学的立场出发,以科学的方法来证实这类传闻的真与伪,从而得出正确的结论。

扫描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