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领先的旅游网络服务商   手机版网站
登录 | 注册 | 我的订单 | 关于我们  | 吾游QQ群:22518457
吾游网首页 > 旅游攻略 > 神农架游记
神农架没野人了,下山了!
已有150250次浏览   2019-09-01



快看!神农架野人造小野人啦!

七游神农架

云横秦岭,夜雨巴山。

神农架,位于秦岭之下,巴山以东。

巴山夜雨,下里巴人,巴人后裔……神秘的大巴山,藏着许多未解之谜。神农架的野人更是磁石一般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可是,神农架到底有没有野人呢?

据史料记载:1976年一个凌晨,神农架六位林区干部乘车出行,一起目击野人横穿马路,一起下车围猎野人。野人逃走后,六人请求上级部门增派人手进山抓捕野人,其文档一直保存到现在。此外,当地还有不少村民多次目击野人。目击者的照片和目击野人的时间、地点都被制成了卡片,张贴在野人科考馆里,这一切都似乎证明野人的存在确凿无疑。

但是,正如与我一同前往神农架的那位小学生所怀疑的,即便六位林业干部当年目击野人这件事是真的,事到如今,已过去40余年,当初的野人会不会已老死于云海下的某个洞穴里?

那位小学生甚至还做出了更大胆的推测,说当初如果真有野人的话,就不可能只有一个,应该有一群,且应该有男有女,已经制造出不少小野人。小学生的见地,既出人意料,又逻辑缜密,佩服得我五体投地。

带着小学生抛出的问题,一直想去神农架找野人的我,伙同那位小学生,和一位才五岁的电游小霸王,以及他们忙里偷闲的爸妈,在2019最酷热的天气来到神农架。

他们喜欢神农架的气温,去那里摆脱空调病。

我着迷于神农架的野人,到那里一探虚实。

神农架第一日

我们一行六人,从汉口乘动车到宜昌,再在宜昌乘巴士,经巴东雾渡河,兴山昭君村,进入榛莽叠嶂的神农架。

一路上,巴士都在谷底的G42国道上爬坡。谷顶两条山脉如两条绿龙,竞赛似地奔向远方。碧空被两条绿龙霸占大半,只留一道缝隙,泄下一缕明媚的日光。云朵、山峰、峭壁、巨大的树枝,将光和影切割成各种形状,投射在坡树、道路、车轮、溪流上,明暗变幻,光影飞旋,讲述着亿万年未变的天地传奇。

我们在神农架的落脚点,叫木鱼镇,在一座山谷里。

镇随山建,起伏蜿蜒,白墙黑瓦,斗拱飞檐,三两家豪华酒店错落其间,一条清澈的山泉自山上哗哗而下。溪上有三两座吊桥,在行人的脚下轻轻摇荡,像小镇伸出的舌头,吻着大山的趾头。

入夜,三个大人在我们下榻的民宿里打开电脑,处理当天的工作。

我牵着两位小朋友的手,行走在民宿外的山道上。

一丝凉气自远谷吹来,如被冰镇过,清心爽肺,白日旅途中带来的劳顿立刻化为乌有。

脚底的街市,头顶的人家,皆亮着灯,重光叠影,堆金码玉,或顺山脊延伸向远处,或如萤光一点孤悬山腰,给人一种步入宫崎骏电影的错觉。

蛙噪夜深,小镇灯灭,只余街中两行路灯昏黄,温暖又沉静,仿佛神农架闭上了眼睛。

隔床的少年,拉着被头躺到枕上,长睫扑闪,自言自语:“我们睡觉,野人也睡觉吗?

我放下手中的书,轻脚轻手地关灯,小声说:“是的,野人也睡觉的。我们睡酒店,野人睡山洞。

神农架第二日

早上七点,我们一行六人,在民宿一楼吃完早点,一辆黑色轿车来到门外。

司机,三十来岁,皮肤黝黑,穿着白衬衫,七分裤,敞开的领口里露出发达的胸肌,大腿肌肉绷得裤子紧紧的,外形十分粗犷,简直像现实版的人猿泰山。

我们当中一位女士,从事旅游行业十余年,在木鱼镇有关系很铁的朋友。为方便出行,托朋友连车带人地聘请了这位“人猿泰山”。

神农架有六大景区,景区间隔很远,要翻山越岭,不借助交通工具一年都难走完。

经那位专业女士提议,我们第一天的旅游地点有三个:板壁岩;神农顶;大九湖。前两个在同一座山上,从木鱼镇前往那里需要在山道上行驶一个多小时。末一个较远,到了神农顶还要行驶一小时。

黑色轿车顺着民宿外的山道爬行百米,右拐进入G209国道,一直向上行驶。

车内有三排座位:司机和小学生的妈妈坐驾驶室;小学生和电游小霸王,以及小霸王的爸爸坐第二排;我和那位旅游专业女士坐第三排。

坐在车尾的我,视线受到影响,不太方便欣赏窗外的美景,目光穿过前排两位小朋友的头顶,望着驾驶室里的司机,无意中发现人猿泰山的长相与我之前所见过的——任何可以称之为人的动物都不一样。

他的头发像一堆打了发胶的棉花团,参差不齐、呆滞凝固的向后支着,从发根到发梢都是蓝黑色,那种颜色与发型师打理出来的不同,有点像蓝黑墨水,看不出什么光泽。他的两只耳朵隐藏在岩壁般垂下的发际下,只露出一点轮廓分明的耳垂,像从草丛里冒出的两片小石块。

接着,我从后视镜里观察到人猿泰山的正面,前额扁平,眉骨高起,颧骨宽广,突出的嘴唇像悬崖上的岩石一样厚实。

黑色轿车在不断升高的山岭中左弯右拐,像一条黑鱼游弋在绿色的大洋里。

由于视线被挡住,我看不见人猿泰山手上的动作,却仍能感觉到他操控汽车的技术很娴熟,但他那尚待进化的长相,让我觉得他跟身下这辆性能上佳的汽车很不搭调。

“一个貌如古猿的家伙,怎么会有一辆马达轰鸣的现代汽车呢?

“一个看上去像是来自蛮荒时代的野人,怎会有如此高明的驾驶技术呢?

这,太不可思议了!

一个小时后,车子来到板壁岩。

那是一座云雾缭绕、不见天日的山峰。

一开车门,一股刺骨寒风钻进车中,冷得我直打哆嗦。

“啊——好冷啊——”不知是谁率先喊了起来。

人猿泰山裂开岩缝般的嘴,露出几分笑容。

“这里海拔2590米。山下28度,山上只10几度。

几个大人纷纷拉开背包的拉链。

“不行,得加衣服。

(板壁岩—农耕年华蔡平供图)

板壁岩很有名,漫山长着箭竹林,怪石嶙峋。

据人猿泰山回忆,有不少奇异动物追踪者在这里发现过野人的毛发、竹窝,测量出野人脚印的长度,步幅间距,发现野人的弹跳力远超人类,达到2.68米。

我想在此一睹野人的风采,却又知道那种事可遇不可求,转而想先一睹板壁岩的风景,跟着众人爬了几十步台阶,来到崖顶。

可令人遗憾的是,山上刚下过一场雨,雾气冲天塞谷,能见度极底,只朦朦胧胧地看见崖下几座青峰孤悬于茫茫雾海中。

我们在板壁岩逗留了一小时,之后就乘车前往神农顶。

神农顶在板壁岩的东南方,比板壁岩高520米,是华中海拔最高点。

两者同处一条山脉,相距5公里。站在板壁岩上,视线上调45度,能清晰地望见神农顶的圆形迷彩建筑,和建筑上飘荡的红旗,以及建筑下长满青草的陡坡。

从山下盘旋而来的公路,覆盖着稠密的云雾,像一根铺满乳酪的绸带连接在板壁岩和神农架之间。

我们坐在轿车中,像荡秋千似的,从光滑的绸带上荡到神农顶。

人猿泰山见神农顶景区里人头攒动,建议我们先去另一个景区:大九湖。

害怕拥挤的大人们异口同声的给人猿泰山竖大拇指。两个孩子却埋头于手上的IPAD游戏,不问来去。

车到大九湖景区验票处,人猿泰山自去找地方停车,睡觉。

我们跟随长长的游客队伍走进景区大门,换乘景区专线大巴,行驶一小时来到大九湖核心区域,又排队换乘红色观光小火车。小火车突突地喷着烟柱,在高高的山峰脚下蜿蜒前进,仿佛带领我们驶进了梦里才有的童话。

大九湖,名为湖,实为高山湿地,四周青山连绵,由有九座大小不一的沼泽相连。从小火车别致的窗框里望出去:路基下黑色的滩涂上,横亘着纤柔疏密的芦苇,雪白的芦花像少女的裙裾,在低吟的空气里低调地炫耀舞姿。

芦苇脚下的浅水区域,薄雾如烟,飘浮着翠绿明媚的金钱草,金鱼藻,鹿角苔,蓝翅蜻蜓飞于其上,青蛙弹腿凫于其下。

深水处,波如明镜,倒映着火车烟柱、山花草树、白云苍狗,一些以往从未见过的鱼虾闲游其中。

低头望去,人车鱼虾穿梭,云霞虫鹤争渡,不知此身在水,还是在天。

举目望向远方,辽阔的草甸上长满大片大片的麦冬草,像碧绿的海浪,跟随风的节奏起伏升降。草甸深处排列着一小片一小片的杉林,枫林,松林,柏树林,梧桐林……或青,或白,或紫,或黄……在黛色远山的映衬下,低矮而精巧,如同画家笔下横抹的油彩,野趣横生,意韵渺远。

早被城市生活弄得疲惫不堪的我们,一直渴望获得大自然的拥抱,面对如此旷世胜境,岂愿呆坐车中做看客,不等车轮停稳即纷纷跳下车,迎着清凉舒心的湖风,阔步走向心里那片山和海。

一条高出湖面一两米的原木步道,从湖岸边延伸向湖泽深处。步道两边碧草如茵,芦花如雪,时不时有白色天鹅漫步水边,满眼皆是平原上绝难遇见的奇花异木。

我们忘情地徜徉在草木深处,直到日挂西山才重登小火车,驶向景区出口。

几个大人见即将告别这片仙境,再也无心管那两个吵闹的小朋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窗外,似乎要把自己的眼睛变成摄像机,把这片世外桃源永留心底。

我们顺原路回到神农顶所在的山脊上时,天色已经暗淡下来,气温越来越低,呜呜的寒风吹得人起栗子。此时,神农顶景区内已看不到什么游客。孤独的神农顶像一个擎天巨人独坐黄昏,格外沉静。

我和那位三年级刚毕业的小学生,两位女士,走出车门,打着寒战,匆匆忙忙登上神农顶的圆形迷彩建筑。

(神农顶夕阳云海-金世纪旅游张林芳供图)

我站在挂有“华中第一哨”字牌的高塔下,站在整个神农架的至高点上,凭栏远眺暮色苍茫的千山万壑,只见云海如雪滚过远处的山脊,一轮红日落在远峰,头顶霞光万道,脚下青云浩渺,不由地想起谭嗣同《道吾山》中的诗句:

夕阳悬高树,薄暮入青峰。

古寺云依鹤,空潭月照龙。

却又觉得未能准确传达此情此景。

正转念,隐隐听见远山传来几声鸡鸣,一时脑电奔逝,想起李太白《梦游天姥吟留别》中的句子:

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

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

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

……

虽仍觉未能传神道出眼前之景,却再也想不起其他句子。

神农架第三日

我们将自己关在民宿的房间里,几个大人一本正经地坐在桌前码字,看书,看手机,用睡姿对抗前一天登山造成的肌肉酸痛。两个孩子趴在床头玩IPAD游戏,不时发出几声怪叫。傍晚,我的精神恢复了八九成,去木鱼镇上闲逛,看见镇子脚下有条小溪,银鳞闪烁,就回民宿邀了那位小学生一起到溪里捉鱼。

神农架第四日

我们不约而同睡过了早餐时间,只好去街头过早。

顺着民宿外的青石板路下行数十米,一家早餐店出现在视线里,门口的案板上摆着各种面食,案板下的人行道上放着一张陈旧的原木方桌,几条木凳。

店东是个中年女子,下巴和额头一样宽广,脸膛红扑扑,带着山里人特有的憨厚气质。她一边忙着手里的活计,一边热情招呼我们。

吃完充满山野风味的早餐,顺原路返回民宿。人猿泰山的车已停在民宿门外。

当日,我们游览的景区有两个:天燕,人形生物研究展览馆。

天燕景区在神农架的西北部,离木鱼镇69公里,景点众多,但都很集中,全程走下来只需90分钟。

天燕的人行道为悬崖栈道,分为燕径和云栈:从山脚下到燕子洞这一段路为燕径;过了燕子洞,到彩虹桥这一段为云栈。

燕子洞全长3.7公里,洞中寒冷无光,需要人工照明。我们在洞中瑟缩前进时,时不时听见洞府深处传来飞行动物扇动翅膀的声音,瞥见一团团黑影从头顶微弱的手电光里掠过。如果不是人猿泰山提前告诉过我们,洞里居住着数量巨大的短嘴金丝燕,我们很可能会被这些从幽冥中飞出来的小动物吓坏。

走出燕子洞,依然是高低迂回的悬崖栈道,鸟瞰崖底,云烟出于青谷,群鸟飞于林上。

走不多久,栈道逐渐向下,疏密相间的杉林前方现出一座半圆形单拱铁桥。桥上云层堆积,凝而不动,如仙女膝下备纺的棉花团,伸手可摘。桥下云涛怒卷,雾气漫旋。一束紫金霞光自云层中射下,照着桥上的红阑银阶,金光眩目,紫气团团,雄劲的桥身时隐时现,如天降金龙,舞于万山之巅。

双足踩到桥面上,左右的视野更无遮拦,更加辽阔。

千山如海,皆在桥下。

万谷如沟,俱在脚底。

山与天之间,青冥一线,仿佛置身于没有起点与尽头的时间之海,不知身在何处,家在何方。

面对如此广袤的自然迷境,我突然生出几分悲凉,心中暗想,真是没想到啊!如我这样的人形生物,竟不如森林里的一片树叶,一根小草。树叶落了,逢春即发。小草枯了,过冬即生。我若没了,千秋万代,永不再见。

感慨之余,我迈开脚步,走到弧形桥面顶端,忽觉桥身不住摇晃,一时双腿发软,头昏脑胀。

我连忙连做几次深呼吸,稳住心神。等到魂魄稍定,扶栏远眺,发觉桥顶的视野更加高远、雄奇,只见脚下山脉起伏,一直延伸到天际,一座座巨型山脊延伸入幽暗的深渊,无数洞府幽谷、绝壁飞瀑藏匿其间。

我心说,难怪有那么多人认定神农架有野人。面对如此广袤的天地,古老的地貌,谁敢说其间没有超出人类认知的灵异之物。

走出天燕,我们重新坐进人猿泰山的车中,朝另一座山驶去。半小时后,车子爬上一个垭口。

人猿泰山停车路边,说:“这里有一个人形生物研究展览馆,展出的东西很有趣,值得一看。”

我们怀着好奇走进略低于地面的展馆内,发现展馆只有百十平米,中间竖着两个圆岛状玻璃柜,柜中张贴着神农架野人的新闻报导、照片,搁着生物学家们在神农架采集到的野人毛发、脚印、巢穴物件等等,四周的玻璃壁橱和墙壁下的玻璃柜里也存放着与野人有关的文档、书籍。

展馆里浓厚的野人气息激活了我追踪野人的念头,我准备跟人猿泰山商量一下,让他带我去一座游人从未到过的山岭,让我在山林里呆一段时间,方便我邂逅野人。

走出展馆,回到车中,正准备跟人猿泰山交流这件事,不料那位小学生抢先一步夺走了话语权。

“司机叔叔,你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野人?”他望着人猿泰山的后脑勺,声音清脆得像牙齿切碎嫩黄瓜,眼中闪烁着渴望的光芒。

人猿泰山把放在方向盘上的双手放下来,扭过身来,从驾驶座靠背侧面露出三分之二个脸庞,一本正经地望着那位小学生,过了好几秒钟才开口说话:“你看见了吗?我就是野人。”

“你说什么……你……就是野人?”小学生显然不太相信人猿泰山的话。但他似乎被人猿泰山来自石器时代的相貌吓着了,上半身疾速后撤,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人猿泰山没有当面回答他,呵呵一笑,转身坐正,启动引擎,驾车驶离展馆。

我本来想教人猿泰山带我们去无人之境寻找野人的,却被小学生带走了节奏,只好忍住不做声。

车子驶出百米后,车轮向左,在悬崖上滚过两道弧线,驶入一段弓形柏油马路。

人猿泰山那浑厚又松弛的嗓音再度从车厢前部传来,但是经挡风玻璃反弹后,音质和音量都有所损失,比先前低沉不少。

“很多人到神农架来都是为了看野人。”人猿泰山说,“但是,在我们这些本地人看来,我们就是神农架的野人。尤其我爷爷那一辈儿,一辈子都在山里种地,砍柴。吃、穿、住、行……所有用品都来自山里,跟外界完全隔离,跟山里的野人没啥区别。”

坐第二排那位总是担心登山伤膝盖的男士说:“可是现在好了啊,旅游经济,这么发达,你们这些‘野人’都变富豪了。”

我说:“是哦,山里边空气又好,又没压力,寿命都要长一些。外边的人来这里都不愿走。”

人猿泰山说:“哪有这么好?神农架的生意只能做两个月,也就是夏天到这里度假的人多一点,十月底就开始下雪,一直到第二年四月份都很冷,都没什么游客。”

此话一出,我和坐在第二排的爱膝男士都发现,再也没本事接住他的话头,只好转头望向窗外的落日远山。

神农架第五日

上午,我们六人全在民宿里未出门,或在房里玩手机,看书,或到楼顶晾晒衣服。

下午,我们一起登上后山,到香溪源景区游玩。

此景区沿溪而建,道路平缓,游客绝少,很轻松即走完全程。

我见溪谷两岸,树木浓荫,遮天蔽日,栈道下怪石磊磊,流水自山石顶端疾坠而下,如渊龙咆哮,震谷动天,即停下脚步,用手机中的录音机录下一段溪水轰鸣,以便今后能听见神农架。

神农架第六日

今天要游览三个景点:天生桥,官门山,神农坛。

天生桥,在老君山北麓的山崖上。

一个自然形成的溶洞从崖顶穿透到崖底,起源于黄岩河的溪水从洞顶折叠而下。

站在崖下的栈道上抬头望去,崖上岩壁桥接着巨大的山体,天光自洞顶破空而来,和雪白的瀑布、水气交融在一起,在喀斯特洞壁咕咕流淌。潮湿的空气使人的眉毛鼻尖都挂着晶莹的水珠。

俯视脚下,清潭倒映碧崖,大小不一的山石横陈水底,针头般大小的鱼儿行止其间。

据路边标牌介绍,过去常有虎豹盘踞潭边,现在有山羊成群结队来此饮水。大概这里的水比较甜,很招动物喜欢。

官门山景区在木鱼镇以西,只有2公里,步行即可前往。

整个景区的景观皆建在草木遮天的深涧里。行走在涧底的木道上,阳光从葱茏的森林里穿行而来,洒落在木道、溪流、山岩、树脚下……斑斑点点,光怪陆离,使游人如同走入一幅移动的油画。

景区内建有自然生态博物馆群,藏有2000余种神农架原生植物,150余种珍稀特有植物,112种神农架本土野生果木,876种药用草本植物,还有孩子们最喜欢的神农架野生动物园,充分显示了神农架生物的多样性。尤其是其野人科考馆,展品众多,内容极丰,几乎囊括国内外所有科学家在神农架的科考成果,远超之前看过的人形生物研究陈列馆。

神农坛,是祭祀华夏始祖炎帝神农的祭坛,其主要景观有两处。

一是树立在山腰的巨型炎帝头像。

设计者别出心裁,将炎帝的头像放大百倍,加装两只象征权力和力量的牛角,置于百步台阶之上。其身后青峰插天,其身前群山连绵,其脚下巨木葱茏,清流奔涌,烘托出一种特别伟岸、特别神圣、特别古老的意境,让整座山谷弥漫着浓稠如血的上古之风。令观者五心震憾,五体膜拜。

二是屹立在神农坛山坡上的千年杉王。

千年杉王是我此生见过的最粗的树,粗到它脚下的森林都被衬成了小草,在它身上随便挑一根小树枝,都比森林里的“大树”粗壮,以致让我疑心它已像白素贞修炼成精。

杉王也是我此生见过的最高的树,高到裸露在地表的树根都高过房顶,令人不由自主地担心它被雷电毁坏。

杉王还是我见过的——唯一拥有超长树龄而毫无苍老衰败之态的。

我曾在故宫见过一些树龄只有四百年的柏树,其中不少由皇帝亲手栽培。它们有深墙大宅遮风挡雨,有专业匠人除草施肥,却一个个打着钉子,捆着铁丝,根枯叶黄,左歪右倒, 一片垂死挣扎之状。

这株千年杉王,长在贫瘠的山谷里,年年经风受雨,岁岁披霜挂冰,白天无人管,夜里无鬼问,却始终腰杆笔直,枝繁叶茂,像一个永不言败的战士。

古人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千年杉王独木成林,独自长成一道绝世风景,为何没被大风摧毁呢?为何独它能一身独善千秋呢?

我感觉精力尚充沛,独自沿着之字形山路走去。

走了个把小时,驻足路边俯视山脚,见我离民宿所在的那条街道已有两三公里。

举目仰望对面山峰,夕阳隐于山后,山与天俱青,天色依然较明亮,三两只归鸦自山顶落于山腰的树林中。

转头望见前方路边有棵绿松,树下一方半人高的石头,走上前倚树而坐。

夜气渐浓,膝头冰凉,鼻息中花草的芬芳变得沉郁而潮湿。

远处的山谷渐渐陷入一片青冥,像进入了梦中,轮廓模糊。

山脚下的木鱼镇次第亮起一盏盏灯,像一片落在溪中的树叶,点缀着点点萤火。

突然,兜里的手机一阵震动。掏出手机,见是人猿泰山发来一则微信。

“咕森,明天我就不陪你们了,你们自己玩儿吧。

我赶紧回复,“不行啊,明天还要你帮忙呢?

“帮什么忙?

“带我去找野人。”我将先前压在心底、没来得及说的想法告诉他,“我想去神农架的原始森林里走走,去没有人烟的山林里找一找野人的踪迹。

他过好一阵才回复我:“游客进山的路线都是当地主管部门规定好的。如果要去没有开发过的地方,要跟主管部门打申请。你这个想法目前行不通。

“那也没关系啊,你明天带我去主管部门,我去打申请。”我知道这样的申请有一定的难度,却不愿就此放弃。

哪知他一口回绝了我:“明天不行。

我说:“我雇你啊,给你钱。

他发来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不是钱不钱的,我明天要陪老婆。

“你老婆不在木鱼吗?让她明天一起去。

“她不在木鱼,在宜昌医院里。

“……”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不讲理,不知再说什么。

不过,他紧跟着发来的一个开心的表情,缓解了我内心的不安。

“我老婆生孩子了,我要去宜昌照顾她。

我心里一乐,心说,原来是件好事,即刻回复:“原来是小野人出生了,看来你这个野人非下山不可了。

他发来一个笑盈盈的表情,说:“等过了这段时间,你再来,我去帮你申请。

我说:“好哦,等你的消息哦。祝小野人茁壮成长,扬名世界。

……

数小时前的餐桌上,我加了他的微信。

我往他碗里舀了两枚鱼丸,说:“你是我所有朋友里最独特的一个。

他哈哈一笑:“那是肯定的,因为我是野——人。”把个“野”字说得特别隆重。

可如今,野人要去陪小野人了,要下山了,做不了指望了。

神农架第七日

上午,我们全体人员在民宿中休息,收拾回程的行李。

午餐后,我们一起到一楼前台退房卡,随即一起步行去木鱼镇长途客运站。

返程途中,白色巴士在狭窄的山道上平稳行进。全车乘客不约而同保持着沉默。眼望窗外疾速退去的神农架,我的脑子自然而然地想起在神农架某个森林里寂寞行走的野人。

我暗自思量,或许神农架的野人,并不是一个科考命题,而是一个人文谜语。

曾有史家记载,夏商之际,原本居住在平原地区的巴国人,为躲避战乱,举国抛弃城邦,迁入大巴山,在千山万壑中采石为城,伐木为楼,耙山为田。自此,巴人世代生活于峭壁之巅,溪谷之畔,白天与山魈同行,夜晚与虎豹共烛,过上了野人一般的生活。

或许是巴人的血泪,与大巴山世代共存的巴人,使神农架野人有了坚实的骨架与丰盈的气血。

我任凭自己的目光和思绪在窗外的密林里穿行,在车轮下的溪水里跳跃。那位小学生却倚在我胳膊上睡着了,怀抱一瓶神农架山泉水。那是他昨天傍晚专程去香溪灌的,里面装有两条惊慌失措又无路可逃的小鱼儿。

我担心瓶子从怀中滑落,伸手捏住瓶颈,想将瓶身从他稚嫩的臂膀中抽出来,却发现他抱得太紧了,根本抽不动。

关注吾游网
吾游网官方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
吾游网官方微信
为什么选择我们
连续八年游客接待第一的神农架旅游网站
神农架本地客服7x24小时保姆式服务保
姆式服务
我们为超过15万消费者提供过预订服
接待旅行社直销省钱、可靠、更优惠
扫描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