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领先的旅游网络服务商   手机版网站
登录 | 注册 | 我的订单 | 关于我们  | 吾游QQ群:22518457
吾游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珍稀物种
解密:神农架野人是否真实存在?真相让人不寒而栗!
已有38875次浏览   2019-10-31

 世界各地流传着许多有关野人的传说,中国的野人,喜马拉雅山的“耶提”,蒙古的阿尔玛斯人,西伯利亚的丘丘纳,非洲的切莫斯特,日本的赫巴贡,澳洲的约韦,还有美洲的“沙斯夸之”,也就是传说纷纭的“大脚怪”。

  “野人”之谜历来被炒得沸沸扬扬,是当今世界“四大谜”之一。早在1784年,我国就有西藏野人的文献记载。在喜马拉雅山区不断有人目击野人活动并有女性野人抢走当地男人婚配生子之事。已有若干考察队深入藏东考察,但野人仍是一个谜。在我国湖北省神农架地区也有许多目击者看到过”野人”,并收集到一些毛发。1995年,中国国家环保总局和中国科学探险协会曾组织科考队进驻神农架考察。也许,不久的将来,“野人”之谜就会大白于天下。

野人的分布情况

  除我国西藏和神农架外,在世界许多地方都流传着有关“野人”的传说,100多年来北美洲不断有人目击“野人”,并称之为“大脚怪”,特征是与人相象,直立行走,两臂摇摆,全身是毛,身高8-9英尺,不会讲话。专家认为这可能是古代巨猿的后裔,还仅停留在观察阶段。无独有偶,在西藏的喜马拉雅山麓,在西伯利亚的贝加尔湖畔等地还流传着”雪人”传说。

野人的外貌特征

  眼睛像人,脸长,嘴突,四肢粗壮,无尾,明显分化出前臂和后腿,浑身棕红色毛发。而在1951年,英国珠峰登山队长西普顿拍摄到了第一张“雪人”的清晰脚印照片,脚印长31.3厘米,宽18.8厘米,拇指大而外张。

  纵观历史,被人们称为“野人”的奇异动物,在神农架生长繁衍,传宗接代,已有数千年之久了。

  在湖北省委和中国科学院的领导下,1977年组织了建国以来最大的“野人”考察队。考察队员来自北京、上海、陕西、四川、湖北等省市的科研机构、大专院校、博物馆、动物园的专业人员,武汉部队33700部队派出了侦察支队,房县和神农架林区派出了熟悉情况的干部和向导。办公室设在神农架林区文化馆。这次考察历时140天。考察队员在当地群众的热情支持下,登险峰,爬悬崖,在山洞栖身,与野兽共宿,足迹遍布神农架及其周围方圆1500多平方公里的深山峡谷,用辛勤的汗水换回了大量的资料。

  1977年6月19日晚,“野考”一队李健(原湖北省郧阳地委宣传部副部长)接到一个紧急电话,报告了房县桥上公社群力大队女社员龚玉兰和她的4岁的儿子杨明安在水池垭路遇“野人”,疲惫不堪的“野考”队员黄石波等人立刻赶到现场,找到了龚玉兰了解情况。在龚玉兰的带领下,找到”野人”蹭痒的那棵大松树,并在那棵树上取下几十根棕褐色的毛。毛是从1.3米到1.8 米高处的树干上找到的。从形状、粗细来看,与人的头发十分相似。后经武汉、北京等科研部门用显?眉长臂猿、大猩猩、黑猩猩以及现代人的毛发作了比较。结果证明:“野人”毛主要形态结构特征明显不同于上述灵长目动物。以后又从7个地方找到了7份”野人”毛发,均是如此。

  这次毛发鉴定,首次使用了微观水平的实验方法,标志着我国“野人”之谜的研究已经开始从神话传说、目击者提供证词这样的原始初级阶段向科学考察阶段进展。

(野人脚印)

  1977年6月中旬,“野考”队员沿着100里无人区阴峪河一线向海拔3000多米的主峰攀登。就在那残积的雪地上,考察队民工刘大个子发现了一行清晰的脚印,一左一右地排列着,每一步跨度都在1米左右,足印长25厘米,弧度30度,大脚趾与其它四趾分开,脚掌前宽后窄。显然是一种两足行走的动物脚趾。在神农架板壁岩下,一次发现100多个脚印,最大的脚印长达42厘米。考察队首次灌制出5个石膏模型。经公安部门技术员鉴定,判断出既不是人的脚印,也不是其它动物的脚印,可能是“野人”的脚印。这个“野人”应该身高大约2米左右,体重约150公斤。1977年8月30日,青年工人萧兴扬在林区泮水公社的龙洞沟发现了一个个子不高的“毛人”。这个“毛人”两足直立行走。考察队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左赴现场,虽未捉到”毛人”,但发现了它留下的脚印和粪便,拍了照片,并对脚印浇铸了石膏模型。脚印全长24.5厘米,前宽后窄,大趾与其它四趾分开,缺乏足弓,脚掌微向内弯。这一脚印肯定不是熊的,而是属于灵长类的,似乎兼有人和猿的特点。

  1980年“野考”队发现近千只“野人”脚印,最大的脚印长度为48厘米,步幅最大为2.2米。中国“野人”考察研究会执行主席、华东师大生物系副教授刘民壮断言:脚印是“野人”的间接证据,脚印多证明神农架是“野人”的老窝,有“野人”的群体。

  作为旁证的另一手材料,就是关于“野人”窝的3次发现,其共同点是用多根竹子束扭编成沙发状。1980年6月上旬,考察队员在红岩子西南坡海拔2680米的竹林中,发现用箭竹编成的窝,每束竹子约七、八根旋转编织,形成沙发椅。长约89厘米,高约1米。同年6月5日,考察队员在枪刀山也发现了用竹子编织的窝,把90根竹子扭成一把,互相压在一起,成圆椅状,长1.5米,距离50米处又发现42厘米长“野人”脚印。没有用手劳动,是编不出这种窝的。人又没有这样大的力气,当时认为这是力大无穷的“野人”的杰作。

  作为另一个有力的证据,就是化验“野人”的粪便。1976年11月前,在靠近神农架的房县蔡子洼东侧,曾有多人多次在这个地方发现过“野人”,考察队对这里进行了现场搜索,在山梁半坡一个陡崖顶部发现了“野人”的6堆粪便,都已干燥。经观察,有较多未消化的果皮,野栗皮等残渣,在萧兴扬发现“野人”的地方找到的粪便中,还发现大量昆虫蛹皮,粪便直径2.5 厘米,这些粪便与熊、猴、猩猩的均不相同,且又与人的粪便有差异。人是不会吃昆虫与野果皮的。1980年考察队又多次找到“野人”的粪便,经分析粪便内有未消化的竹笋、橡子和小动物的毛骨,粪便呈盘状,在2个呈八字形的脚印之间,这明显和其它动物大便方式不同,而与人相似。

近年来在中国关于野人的传说

王老中与红毛女“野人”的故事

  1915年(民国四年),神农架边缘地带的房县,有个叫王老中的人,他以打猎为生。一天,王老中进山打猎,中午吃过干粮,抱着猎枪在一棵大树下休息。不一会儿,他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朦胧中,他听到一声怪叫,睁眼一看,有一个2米多高、遍身红毛的怪物已近在咫尺。他的那只心爱的猎犬早已被撕成了血淋淋的碎片。王老中惊恐地举起猎枪……

  没想到红毛怪物的速度更快,瞬间跨前一大步,夺过猎枪,在岩石上摔得粉碎。然后,笑眯眯地把吓得抖成一团的王老中抱进怀中……

  一年后,女“野人”生下一个小“野人”。这个小“野人”与一般小孩相似,只是浑身也长有红毛。小“野人”长得很快,身材高大,力大无穷,已能搬得动堵洞口的巨石了。由于王老中思念家乡的父母和妻儿,总想偷跑回家,无奈巨石堵死了他的出路。因此,当小“野人”有了力气后,他就有意识地训练小“野人”搬石爬山。

  一天,女“野人”又出去寻找食物,王老中便用手势让小“野人”把堵在洞口的巨石搬开,并且着自己爬下山崖,趟过一条湍急的河流,往家乡飞跑。就在这时,女“野人”回洞发现王老中不在洞里,迅速攀到崖顶嚎叫。小“野人”听到叫声,野性大发,边嚎边往回跑。由于小“野人”不知河水的深浅,一下子被急流卷走。女“野人”奄惨地大叫一声,从崖顶一头栽到水中,也随急流而去。已不成人形的王老中逃回家中,家人惊恐万状,竟不敢相认。原来他已失踪十几年了,家人都认为他早已死了。

  这个离奇的传说,向我们表明:“野人”与现代智能人能够婚配,说明二者有一定的血缘关系。只可惜王老中与红毛女“野人”的后代没有留在世上,不能作为考察“野人”的直接证据。

“猴孩”的故事

  无独有偶。在神农架附近的巫山县也流传着一个类似的故事。

  1938年,在海拔1900米的大巴山区的当阳,有一个树坪。这里,山势险峻,到处都是浓密的原始森林,林的边缘有一间孤孤零零的架式茅草房,房里住着一位叫桃花嫂的女人。

  那一年,桃花嫂32岁。一天,桃花嫂上山给丈夫送饭,一去便不复返了。30多天后,她衣衫褴褛地回到家。第二年4月,桃花嫂生了一个像猴子一样的儿子,两个月生牙,很利,常常咬破妈妈的乳头,指尖似爪,五、六岁才学会摇摇晃晃地直立行走,见人便“嘿嘿嘿”笑个不停,不会说话,偶尔“呷!加上!哦,哦,哦!”叫唤几声。

  随着年龄的增长,野性愈加明显,常年不穿衣服,不盖被子,把衣、被撕得粉碎,喜欢爬梯子,像猴子一样敏捷,上上下下,钻来钻去,有时还头朝下倒滑下来,人称之为“猴孩”。60年代初,“猴孩”已20多岁了,身高2米多,头顶有纵向隆起,两耳较大,偏向头顶,两小臂有弯曲。因此,也有人称他为“猿孩”。

  “猿孩”性情粗野,见客人到家就猛扑过去,连抓带咬,爬山、过沟坎如履平地,只吃生食,见到树林狂喜乱奔。家里人怕他生事,就用绳子终日捆住他的手脚,精神上受到很大压抑,终日闷闷不乐,一次,不小心被火盆中的火烧伤屁股,身体日渐虚弱,两天后,抱着母亲大笑而死。死时是1962年腊月,当时年仅23岁。

  “猴孩”独特的行为和特征,在他的家族中绝无仅有。他的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都很正常。哥哥还当过生产队长。他们的第二代、第三代也无反常之处。“猴孩”到底是谁的后代呢?

  70年代,“野人”考察队顾问孟澜从巫山文化馆找到“猴孩”生前的照片,又挖出“猴孩”遗骨,经分析研究认为,“猴孩”的一切特征都符合于从猿到人进化过渡的特点,是本世纪30年代末,一个现代智人的中华妇女生了一个”亦猿亦人”的男孩。从生物学和医学的角度上来说,人与猴杂交,不可能受孕,因为二者不是同种,而不同种的生物是不能繁衍后代的。所以说,猴娃的父亲绝不是猴子。而根据附近多有“野人”活动的情况看,猴娃很像是现代文明人与“野人”杂交的后代,他像人的地方少,像猿的地方多。他更像鄂西北神农架所生活的“野人”的形态习性。这就开始把“野人”考察与考古人类学、实验人类学结合起来。

野人的历史

  神农架关于“野人”的传说由来已久,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4到5世纪战国时期成书的《山海经》。

  《山海经·中次九经》中提到”熊山(即今鄂西北神农架)中有一种身高一丈左右,浑身长毛,长发、健走、善笑的“赣巨人”或称为“枭阳”、“狒狒”的动物。

  西汉时期成书的《尔雅》中记载:“狒狒”人形长丈,面黑色,身有毛,若反踵,见人而笑。”这种动物就是我们所说的“野人”。

  更早一些,甚至还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024年,即距今3000年前,我国人民就捉到了一对“野人”献给了周成王。

  战国时期,出生在神农架附近湖北秭归的、楚国著名的诗人屈原(约公元前340–约前278年)在他的《楚辞·九歌》中,也曾经以“野人”为题材,写过一首《山鬼》的诗: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屈原大夫在这里描写的“野人”形象是:似人非人,站在山梁子上,他披挂着薜荔藤,带系松萝蔓,多疑善笑,羞羞答答。

  公元400年前的晋朝,在湖北房县(今神农架林大部分地区原属房县管辖)也有关于“野人”的记。如《尔雅翼》中说:“猩猩如妇人,披发、袒足、无膝、群行,遇人则手掩其形,谓之’野人’。”

  在我国南北朝时期(公元420-589年),我国人民不仅捉到过“野人”献给皇帝,而且还给“野人”画了图像。

(野人足印)

  1977年,在房县高碑大队出土的西汉古墓中,一块作为陪葬的铜铸的摇钱树九子灯上,就有“野人”的画像。为我们留下了珍贵的”野人”资料。

  清代同治九年(公元1870年)由王严恭纂修的《郧阳府志·房县》中记载道:“房山在城南四十里,高险幽远,四面石洞如房,多毛人,修丈余,遍体生毛,时出山啮人鸡犬,拒者必遭攫搏,以炮枪之,铅子落地,不能伤……”这里的毛人即指“野人”。

  1925至1942年的18年间,房县有多次活捉和打死“野人”的记载,活捉以后,还绑着在房县大街上示众。

  原湖北省水利设计院副院长翟瑞生回忆说:“1944年我在三五九旅工作,秋季离开延安,1946年秋,五师突围,春节前我们走到兴山县与房县交界处(即现在的神农架林区酒壶坪)时,发现在靠坡边的树林旁,站着两个‘野人’,正抬头看着我们,嘿嘿笑着,它们满身是毛,身上的毛是黑红色的,头发较长,披散着,颜色是淡棕色的;个子比普通人高,块头蛮大。高的那个是母的,两个乳房很大,它还用树叶围着下身。当时,我们与‘野人’相距大约有二十几公尺。由于军纪严,我们没有人理它们,但整个部队的的人都亲眼看见了。”

  原林区党委宣传部部长冯明银说:“‘野人’这东西是有,我还见过。那是1960年,我正在盘龙搞中心工作。一天中午,我看到对面山上有一个‘野人’,头发很长,颜色很红,身子前面的毛是紫红色。当时我站在一起的5个生产队干部都看到了。他们吼了一声,‘野人’才站起来走入老林中去了。”

  纵观历史,被人们称为“野人”的奇异动物,在神农架生长繁衍,传宗接代,已有数千年之久了。历史只能说明过去。那么,当代人与“野人”的缘分如何呢?

关于野人的各方观点

(野人足印)

质疑的声音

  1.没有任何可靠的影像或实体证据,“野人”只是个别人的错觉。

  2.从来没有发现过“野人”的尸体、骨骸和化石,古生物学上缺乏证据。

  3.有生态学家认为,种族的繁衍需要足够数量的个体,但间接证据可以表明该动物数量不多,不足以维持种族的繁衍,因而可以认为“野人”是不存在的。

  4.有人认为“野人”作为一种高等灵长目动物可能在历史上存在了一段时间,但由于人类文明的扩张,栖息地缩减,生态破坏,环境污染等原因,该物种已经灭绝。

  5.也有人认为,“野人”只是一种未知的生性机敏的大型猴科或猿科灵长目动物,而并不比猿科更高等。

认为真实存在

  1.没有捕获到“野人”活体,可能是因为该动物具有相当程度的智能,可以逃避人类的追捕和搜索。

  2.大量间接证据表明该动物是比猿类高等的灵长目动物。

  3.有大量的目击和遭遇证人。

  4.有过“野人”报告的地区大多动植物资源丰富,气候温和,适合高等灵长目动物生存繁衍。(喜马拉雅雪人除外)

各位读者,你们认为野人是否真实存在呢?

扫描微信二维码